晚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没人的迷雾里面一直再跑,想找个问路的人都没有,反正一直在跑,怎么也跑不出去,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做。

四周没有一个人,我妈灰沐月不在,唐曼不在,灰雅儿也不在,我父母更加不在,我知道只有靠我自己才能冲出迷雾。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梦中跑了多久,反正我是清醒的睁开眼睛,已经完没有任何睡意了。

我坐在床上,看着时间才凌晨三点,我愣了半响,

但突然听到了果果警惕的声音,我瞬间从床上跳了下来,我调动气到双眼,死死盯着门外,“谁?”

外面黑气一涌,却是一人穿墙般的走了进来,是一名长袍青年,他一脸古怪的看着我,我眉头一皱,这位不是人,而是上次苍天道人召唤出来与唐曼激斗的那只鬼王。

他来做什么?

他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我几眼,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我神色不变,他实力确实是厉害无比,但我没有一丝必要畏惧他的。

“你我算不上仇人吧?不请我坐坐?”这长袍鬼王看着我淡淡说道。

我没有回答他,他当时帮苍天道人对付唐曼,我与他怎么算不上仇人?

见我没有反应,长袍鬼王干咳了一声,有些无奈的自己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我在地府日子过得不错,平时也不太愿意上来,但我最近听到了一个消息,所以我挺好奇的就主动上来了。”

我听得神色一动,这只鬼王那时候出来的时候说过了他被我父亲召唤过,算是跟我父亲认识吧?

小豬Patty秋风里显纯真

不过我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

“茅山正宗居然有新任宗主了,而且还是上任宗主的儿子,这点我太奇怪了,你呢?”这长袍青年好奇的看着我。

我神色微变了,想起来那时候他出来之后,下去的时候一直目光古怪的打量着我,难道他那时候就用什么手段知道我就是擎宇的儿子了?

长袍鬼王无奈起来,“还挺谨慎的,这么跟你说吧,我不是前宗主擎宇的鬼奴,但我与他签订了一份契约,而且平时关系还不错,我这么说的意思是让你相信我。我上次在你身上感觉出了一丝他的气息,很淡很淡,任何人都发现不了,但我修炼的鬼术特别,所以就例外了!你居然有他的气息,我这么说你懂我的意思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得很简单,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听到了一个消息,就是擎宇的儿子成了新任宗主的消息,但擎宇儿子应该是你,那是你成了新任宗主?但怎么还会住酒店?不应该住茅山正宗的宝殿吗?”长袍鬼王接着问道。

我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告诉我,你是不是擎宇的儿子?”长袍鬼王看着我问道。

我沉吟了一下点头。

长袍鬼王露出一丝笑意,他重新打量了我几眼,继续说道,“我之所以那时候无法确定,第一是因为你姓李,不姓擎,第二,是因为你与擎宇长得一点都不像。”

他这么说我倒真不意外,我父亲擎宇的照片我看过了,的确是一点都不像,而且我母亲陈丽君的画像我也看过了,可以说我跟他们一点都不像,这点之前也是让我怀疑有点自己,但眼下证据摆在眼前了,我怀疑没用,陈丽君就是我母亲,而擎宇就是我父亲。

“你突然过来找我就是为了确定这个?”我目光一凝的看着他。

长袍鬼王一愣,随即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怎么?想留下我?”

我没有说话,我的确是有这种想法,在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他的目的之前,我不能这么贸然的放他离开,毕竟我父母为我的身份做了那么多,我可不能贸然的暴露自己的身份的。

“这点你倒跟你父亲擎宇有点像了,放心,整个阳间能让我看得起的没几个,你父亲擎宇正好算是一个,我来这里的目的也比较简单,你父亲在我这里放了一样东西,这个我告诉你。”长袍鬼王说道。

我看了他几秒,主动的坐在他对面问,“放了什么?”

长袍鬼王摇头,“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也可以说我也不知道,也就是擎宇之前放在我这里的,但到一定时候我会给你的。”

他这么说我也没有说话,这应该是我父亲一个后手了,但他说的一定时候,是什么时候?

“那我父亲失踪之前,茅山正宗之中是不是有人要害他?”我问。

我母亲日记里面记载了我父亲遇到了什么事,我推算应该就是这个。

“这个……好像有,我并没有太关注这些,毕竟我很少上阳间,除非他让我上来。”

长袍鬼王想了想,不过他眼睛转了转继续说道,“这顶着擎宇儿子身份的新任宗主你见过没有?”

我摇头,我也好奇是谁。

“你明天要不要拆穿他?”长袍鬼王接着问。

我犹豫起来,我想,但我以什么身份?以术门长老的身份?谁信?

如果真的到了破罐子破摔的地步,我不得不承认我就是擎宇的儿子,但来参加仪式的人也不会信啊。

第一,我无法在当众证明我就是擎宇儿子,没有任何证据,第二就是我完与擎宇长得不像啊,儿子跟老子长得一点不像,还是父子,这谁信?

这点是我很头痛的事。

长袍鬼王看我不说话,表示无奈起来,“看来你不知道茅山正宗的规矩了。”

我微微一愣,这还有什么规矩?

“知道擎宇失踪那么久了,茅山正宗都没有正式的立新宗主,而反倒这时候突然就立了,这点你知道?”长袍鬼王意味深长的问。

我摇头,这点也是我之前很好奇的事,当我从天庭使者东子口中得知了突然有新任宗主了,我当时就是异常惊讶的,怎么茅山正宗就要突然立一个宗主了?

长袍鬼王顿了顿,接着说道,“很简单,茅山正宗成立千年,每一任宗主都有一个固定的期限的,一般来说都是五十年,也有一些特定的,这五十年里任何人都不能干扰宗主,除非这任宗主死了,才能继续选定下一任宗主,而你父亲是擎宇虽说失踪了,但人没死,这宗主之位空着也得空到五十年,这是规矩!而且还是死规矩!”

“也就是说现在我父亲的任期已经到了,所以他们会选择下一位宗主?”我听得恍然。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你要知道,茅山正宗的开派祖师以鬼体成仙的事了?”长袍鬼王问。

我点头,上次我跟唐曼去茅山正宗,那时候苍天道人请神下来的就是茅山正宗的祖师,不过下来的分魂实力太差了,在唐曼几招下就直接惨败了,而且还被唐曼给灭了。

这样的仙,我估计在天界也就在二重天徘徊吧。

“我要告诉你,立新任宗主只是一个幌子,你信不信?”长袍鬼王突然这么说道。

我听得诧异了,“幌子?”这是什么意思??

“对,就是幌子,他们之所以等期限一到就急着立新任宗主,那是因为成为宗主,有了宗主这个身份,才可以进茅山正宗内部的“藏间”。”

“藏间?”我神色微微一动了。

长袍鬼王点头,“对,这个规矩就是那成仙的茅山正宗祖师立的,而且还是发了血誓立的,就算是他自己也改不了,说起这藏间,也是茅山正宗能一直在阳间三大门派占一席之地的重要一个因素,听说这藏间还是茅山正宗祖师意外发现的,不过里面到底有什么,只有历代的宗主才有资格知道,不过你父亲稍微对我透露了一些!”

说道这里,他目光也是闪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