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名忍者因为大意,被云子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掉了其中一名下忍。任何夺其手中小太刀,迅速冲出包围圈,提刀护在身前,迎战剩下的五名持刀的下忍。

不过死了一名忍者后,剩下五人的功法也被打乱。五人连忙想要重新组阵对云子川进行围剿,不过这一次云子川不在给这些杀忍机会,在他们进行重组的瞬间,直接提刀冲上,对着那些五名下忍就是一阵横向劈砍,速度之快直叫人咂舌。

面对云子川的这霸道凛冽的一刀,五名下忍吓得慌忙急闪避开,然而云子川却在这个时候嘴角一扬,露出一丝笑意。五名下忍若是联手进攻,那他云子川想要占得优势还是非常困难的,云子川之所以大举挥刀劈砍,就是想要打散几人的联手攻势。

毕竟这些忍者小太刀的威力,绝对不是人体所能对抗的。云子川一击击退了几人后,云子川迅速上前,向着右侧最近的一名下忍就冲杀过去。

犹豫云子川奔行的速度很快,而且出手的招式又急又猛,根本让人难以抵挡。不过那名下忍也并非是凡人,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下忍,自然是拥有一定的过人之处。眼看在云子川提刀朝着自己冲来,连忙双手持刀,对着云子川横向劈砍,试图止住云子川的攻势,以此化解自己的危机。

不过,今次这么可怜的下忍,实在是太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当真以为自己随手一刀,就能逼退疾驰而来的云子川。

要知道,云子川在凌霄阁之中,隶属四大长老玄天化的麾下,并且是归属于菁英战队之中。虽然在那支小队中,云子川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职务,但是除了组长之外,就属他云子川的实力最强。奈何因为玄家大少和玄天化的爷孙关系,小组副组长的位置被抢了先,云子川只能位列第三名。

不过在整个凌霄阁菁英战员之中,他云子川的刀招在所有冷兵器之中,可以位列前十。就凭借手中的一把刀,云子川连续多次入选种子选手。云子川甚至敢说,自己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在使刀和用刀方面,自己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看着那名下忍,挥刀斩向自己,云子川咧嘴一笑,直接架起手中的刀就迎了上去。不过奔行的速度却一直没有减弱,反倒是更加加速朝着对方扑去。

“砰。”

随着一声细微的声音响起,云子川手中的小太刀和那名下忍的小太刀相碰在一起。只见云子川拿刀的手腕微微一抬,直接将对方的刀给撩起,顺手转动手腕‘噗嗤’一声就捅进了那名下忍的腹部。

云子川知道这些下忍的实力非同寻找,就算受到重伤,也不会轻易倒下。云子川就此紧握手中的刀,捅向对方的腹部,一直朝着前方奔行。

纯美童可可宛如邻家小妹

同时不忘用力转动自己的手腕,使得那把小太刀在那下忍的体内旋转着,将其躯体内的内脏搅和的血肉模糊。莫大地痛楚,使得那名下忍,连哼都哼不出一声来,就这样在疼痛中死去。

如今前来斩杀云子川的六名战斗下忍,在短时间内就已经折损了两人,剩下四名忍者见状不敢在进行蛮战。瞬间提刀开始变换队形,再次分成四路,位于云子川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将云子川围了起来。

“四方烈阳斩——”

四名下忍,快速出手,完全是在同一时间朝着云子川挥刀劈砍而来。可以说四人的节奏非常迅敏,劈砍力道完全一致,挥舞刀招也完全一致,就连速度也是统一,让人根本无法防御。

此刻四人同时出手,抢占了一定的先机,云子川就算是想要进行反击。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今次对方是四人八手。

“噌——”

四把刀出手袭来,径直朝着云子川的身上四处劈砍而来,云子川一咬牙不顾周边刀刃,提刀冲上前先是架住面前的一把刀将其逼退。然后回身就挥刀劈砍,试图将身后的三把刀化解,然而时间有限,云子川的能力也是有限。

刚刚架住一把刀后,背部瞬间传来一阵剧痛,两把小太刀直接砍在了后背上。好在是云子川在出招的时候,聚气在自己后背,化解了两名忍者的大半杀伤力度。但是两把小太刀还是破开了云子川的气息防御,将其后背给与创伤。

一阵剧痛传来,让云子川忍不住吃痛,毫不犹豫地挥刀斩向身后两人,直接抹了其中一人的脖子。随后刀锋减弱,削掉了第二个家伙的鼻子,巨大的痛楚使得那名下忍当场失去了抵挡,捂住直接的鼻子就惨叫起来。云子川咬着牙直接飞身上前,瞬间手起刀落将那名失去了鼻子的下忍给干掉。

如今已经干掉了四名战斗下忍,只剩下两名下忍持刀与云子川僵持,云子川的压力也减少不少。不过后背上传来的伤痛,让云子川也不是那么好过,尤其是那些忍者刀十分锋利,尽管没有伤及太深,当也是让自己皮开肉绽。

“嗖——”

就在云子川想着如何干掉剩下两名下忍然后撤离的时候,忽然只听应微弱的声音传来,云子川不敢大意,两名向后退去。结果还是中了一招,只见两把苦无射中了云子川的左臂,痛楚蔓延整个臂膀,鲜血入柱,云子川左臂瞬间失去了力量,只能单纯用右手握着小太刀继续僵持。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云子川有些死心了,只见从刚才投射苦无的地方,又走出来三名忍者。其中两人身穿黑色装束,一人身穿蓝色装束,与现有的两名黑衣忍者聚集在一起,又是五名忍者。这让云子川想死的心都有了,尤其是那名蓝色装束的忍者,实力明显要比其他人高出一大截,当属中忍无疑。

此刻五名忍者同时踏步,向着云子川步步逼近,使得云子川内心里颤抖不已。是啊,没有人不怕死,只不过是在死的时候,都要承受一股心里压力。尤其是云子川刚刚护送自己姐姐离开,姐弟俩还没有好好团聚。

“杀——”五人行动了。

云子川银牙一咬怒道:“特么的,老子就算是死,也得多杀几个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