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在酒厂接到骆邱的一个电话之后,就去了办公楼那边,但是在办公区转了一圈,发现只有小蔡在工厂,伸手把他叫到了办公室里:“怎么只有你在,其余人都去哪了?”

“今天一早,天驰哥跟汉哥就带着腾翔和小硕走了,说是去于洪那边办事了!东哥,你吃早餐了吗?我去食堂给你打一份饭啊?”小蔡解释了一下。

“他们都走了,那你怎么没去呢?”杨东笑了。

“天驰哥说,他们过去是盯梢的,但我这个眼睛,去了也白扯,其实我就是眼睛长得歪,但是眼神啥没问题没有!他们没带我去,多少算是一种损失!”小蔡犟了一句。

“行吧,他们不在就算了,你跟我出去一趟吧,厂子里这边,还有谁啊?”杨东点上一支烟问道。

“马四眼和戴一赵都在呢,他们在库房那边,指挥工人装车呢,说是下午要送一趟酒!”小蔡想了想答道。

“叫上他们俩,咱们出去办点事,不过你这个眼睛,跟我开车没问题吧?”杨东不太放心的问道。

“我跑跑卡丁车五彩手套,开心消消乐过了八百多关,你说我眼神要是有问题,能这么狠吗?”小蔡吸着大鼻涕,生动的举了个例子。

“行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信你一次!”杨东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跟小蔡一同起身离去,同时拨通了马瑞霖的电话号码。

“东哥?”很快,马瑞霖的声音顺着听筒传出,但嗓音沙哑,明显是没睡醒呢。

“上午有事吗?”杨东笑呵呵的问道。

“你要是想中午找我喝酒,那我肯定有事!昨天晚上被人拽着喝到半夜,回家之后,我吐了半宿!这滋味太难受了!我感觉我都快把大肠头子从嘴里吐出来了!”马瑞霖挺埋汰的回应道。

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

“找你有正事,带上你那些小兄弟,陪我去趟浑南呗?”

“浑南?”

“是啊,我有个朋友,在那边的工厂要拆迁,但是之前租赁的合同还没到期,所以双方起了点摩擦……”杨东握着手机,给马瑞霖简单介绍了一下玩具厂那边的情况。

“好,我知道了,那你人在哪啊,我去找你!”马瑞霖听完杨东的话,一句废话没有的答应下来。

“我朋友已经往那边走了,你直接过去吧,我把地址给你,咱们俩直接在玩具厂见面!”杨东看了一下时间,开口回应。

“可以,那我这就过去!”

“……”

杨东跟马瑞霖聊着天,人也走到了楼下,看见马四眼和戴一赵过来,把车钥匙递给了小蔡,随后看向二人:“你们俩找点人,咱们去一趟浑南,车马费公司出。”

“找多少啊?东哥!”两人点了点头。

“二十人吧,咱们过去就是走个排场,不动手!”杨东估计马瑞霖那边也能去十几个人,所以他们这边再出二十人,绝对是够用了。

“那根本不用找,厂子里的装卸工和保安就够用,每个人拿五百块钱辛苦费,他们还能挺高兴!”马四眼插了一句。

“可以,走吧!”杨东等小蔡把车开过来之后,拽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置,马四眼和戴一赵俩人,也临时借了两台面包车,开始在厂子里拢人。

五分钟后,杨东的领航员开道,后面带着两台金杯海狮,同时开出酒厂,开始向玩具厂那边进发,而马瑞霖的康霖洗浴那边,也很快凑了三车人,奔着杨东给的地址赶去。

……

杨东要办事的玩具厂,位于浑南那边的郊区,距离酒厂大约有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因为路上有点堵,所以他们在一个小时之后,才刚刚赶到四环路附近。

与此同时,在骆邱玩具厂的车间内,三十个被赵磊找来的小青年,正在一个带队人的指挥下,换着厂里的黄色工作服。

“大家都听好了,一会对伙只要来人,不管是干啥的,也不管他们说啥,只要我喊话,你们就给我往前冲!”带队人趁着人群换衣服的时候,继续大声吆喝道:“还有一点得记清楚!如果事后出了什么问题,你们都咬死了,咱们就是这个厂子里的员工,动手是为了自卫,明白吗?”

“明白!”一伙小青年有气无力的回应道。

“所有人,把自己带来的甩棍和军刺、卡簧什么的交上来,然后在厂子里面就地取材,找螺丝刀子和扳手那些东西,别整的太假!”带队人吩咐一个人抱着纸壳箱子开始收刀,同时晃着手里的一沓子a4纸:“都记清楚了,咱们是签了合同的玩具厂员工,不是护迁的混子,万一出了事,别他妈瞎说!”

“哎呀,你可别bb了,每个人就给六百块钱,我们到这听你上课来了?”

“就是,我当年要是能听进去老师讲课,今天还至于赚你这份钱啊?”

“抓紧闭嘴吧!”

“咱们办事不发烟吗?我烟都没了!”

“谁带充电宝了?”

“……”

一群没有任何组织纪律性的小混子们,再有人带头起哄的情况下,登时轰散,压根没人把带队的当回事。

……

距离玩具厂不到五百米的一处封闭式仓库内,四支共十二人的巡特警攻击小组副武装,正端着发射橡胶子弹的***待命,还有周边两个派出所抽调过来的接近五十名民辅警,此刻也都在等待着命令,与玩具厂的小混混相比,仓库内的警察队列整齐,面容严肃,乍眼一看,就带着一股肃杀之气。

距离队伍稍远一些的地方,一名分局的小领导正在跟高勇通着电话:“高处,我们这边已经整备完毕了,不过防暴大队那边的人还没到,听说是堵在路上了!”

“你们那现在有多少人啊?”高勇应声。

“派出所民辅警四十五人,分局巡特警大队来了十二人!”小领导顿了一下:“刑警队那边的一把手,是副局长兼任的,所以我没从他身边调人!”

“即便防暴大队的人不能按时到达,你们这些人也够了,记住,乱起来以后,别管下面那些小喽啰,直接抓带头的!”高勇嘱咐了一句。

“你放心吧,我们有便衣侦查员在玩具厂门外盯着呢!一切风吹草动都尽在掌握!”小领导再度点头。

“这件案子办完之后该怎么说,你心里有数吧!”高勇对于这边的安排很满意,也就没再多说。

“我们就是接到群众匿名举报,称玩具厂这边可能有大规模的街斗冲突,所以提前进行了布控!”小领导毫不犹豫的回应道。

“这件事如果你能办的漂亮,我去政治处协调,争取把你调到我身边来!”

“感谢领导栽培!”

……

十分钟后。

“嗡嗡!”

小蔡将领航员驶下立交桥,继续沿便道向前行进。

“铃铃铃!”

杨东这边拿起手机,刚要给马瑞霖打电话沟通一下,林天驰的电话就提前打了过来。

“喂,天驰?”杨东接通了电话。

“东子,我这边有消息了!”林天驰一句废话没有,直截了当的开口。

“人找到了吗?!”杨东听说赵宗宝的消息有了,提高音量追问道。

“我现在人在于洪这边的工业园区,刚刚我查了一家超市的监控录像,发现赵宗宝今天早上还出现在这家超市里买过烟,现在他藏身的位置,大概被我缩小到了三家工厂的范围之内,我现在正在沿途调取各商铺的监控,估计很快就能出结果!”林天驰言简意赅的说明了自己那边的情况。

“在微信上给我发个定位,我过去找你!”

“妥!”

杨东挂断电话以后,拍了拍小蔡的胳膊:“调头,去于洪!”

“东哥,那这边的事,咱们不办了?”小蔡一愣。

“听我的,速度快!”杨东急促的吩咐了一句,随后翻找电话本,拨通了马四眼的电话号码。

“东哥?”马四眼应声。

“你跟一赵带着咱们的人,继续往约定的方向走,然后给马瑞霖打个电话,今天的事,你们听他指挥!我有点急事,得回市内!”杨东快速吩咐道。

“明白!”马四眼闻言,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

二十分钟后,马四眼和戴一赵的两台面包车,缓缓停在了距离玩具厂一公里外的一处岔路口,而马瑞霖已经在这等他们半天了。

“霖哥!”为首一台面包车里,马四眼摇下车玻璃跟马瑞霖打了个招呼:“东哥在市里临时有事要处理,所以让我们跟你走!”

“我知道,他给我打电话介绍过那边的情况了,走吧!”马瑞霖坐在车内点了点头,将自己刚买没几天的哈弗h6启动,奔着土路直接向玩具厂那边扎了过去。

……

马瑞霖和马四眼他们汇合之后,双方总共五台车,跟快赶到了玩具厂,马瑞霖率先驾驶着h6直接扎进了工厂院内,五台车纷纷停滞。

“咣当!”

随着马瑞霖推开车门,几台车里的三十多人同时下车,聚拢在了一起。

“哎!你们是干他妈啥的?”车间那边,很快也有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青年走了出来。

“你们这的厂长,是叫陈富发吧?你叫他出来,我有话跟他说!”马瑞霖攥着手机,看了一眼杨东发来的资料,对着那人开口。

“别他妈废话,在这你谁都见不到!抓紧给我滚犊子!”对方不耐烦的骂道。

“哎!你鼻子底下那是嘴,还是屁.眼子啊?不会好好说话吗?!”一边的海龙看见这人说话这么冲,当即呛了一句。

“啥意思,不走呗?”对方眯着眼问道。

“我走不走你能咋的!”海龙完出于打嘴仗的心态犟了一句。

“你不走,那我就干你呗!艹你妈的,来人!!”蓝色工作服侧目对着车间方向,嗷的就是一嗓子。

“哗啦!”

车间的卷帘门和侧滑门接连打开,随后三十多个穿着黄色工作服的小青年,手里拎着镀锌钢管与活口扳子、螺丝刀子等凶器,气势汹汹的涌出了门外。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