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馨儿的闺房。

泛着碧绿色的青竹竹桌边上,楚凡将杯口只有寸许大小的玉杯轻轻向桌上一放,一边站起身来,一边称赞着。

“好茶,不愧是鸡笼雪山山顶上,三年才能采一茬的极品山茶,如今天地灵气复苏,此茶的品质更胜从前!”

“楚凡哥哥喜欢的话,那就多喝一些,馨儿可以时时给泡。”

担任白巫族族长日久的蓝馨儿,为楚凡亲手泡茶后,这一刻是美眸含情脉脉的粘在爱郎身上,俏脸微红,完全是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

闻言,立刻又伸出白皙的玉手,要为楚凡倒茶。

“好茶是好茶,时时品也就淡了,偶尔尝一尝风味更佳。好了,我先去把今日的手尾了一了。”

楚凡不过随意一说,蓝馨儿以为他意有所指,脸色顿时更为红润。

楚凡步出木屋时,白巫族大长老央金,满面喜色的带着几个族人走近,见状赶紧恭敬向他行礼。

“白巫族中所有昏迷的战士服了楚先生所赠的丹药,此刻已全部安然无恙,楚先生的大恩,我族上下难以为报,只能暂且铭记在心。”

向着央金等人微微点了点头,亦来不及多说,楚凡身子一纵,便向着谷外的山林飞射而去。

目送楚凡的身影没入远处的山头,央金这才与自家怔住了的族长并排而立。

纯美彭静的清爽风采

“馨儿放心吧,楚先生既然能够在及时来援,挽救我白巫族之时,将邪心尊者厉无心等邪修随意揉捏,想必也不会放任这些邪修逃离十万大山!”

后方,几个白巫族高层亦是连连点头。

直到这一刻。

他们仍不敢相信,此前那可能灭族的巨大危机,居然因为楚凡一个人的到来,就轻易被化解。

看到楚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把厉无心与十余邪修挡在白巫族的山寨前不得寸进,央金等白巫族高层已感觉匪夷所思。

然而片刻后,那厉无心等人连落荒而逃都办不到,被生生逼回原地,一个个恐怕不安之时,央金等人甚至已有几分麻木。

凶名赫赫,能止小儿夜啼的邪心尊者厉无心,乃是金丹中期境强者,再加十几个筑基境邪修,随意就可以碾压才刚刚有望复苏的白巫一族。

事实上,甚至连厉无心都还没出手。

仅是些气焰甚嚣尘上的十余筑基邪修轻描淡写,白巫一族就无力应付,刚获得巫族传承的蓝馨儿,纵有玉石俱焚的决心,怕是要在远未能成长为大巫之时,就要饮恨夭折了。

仅有的那一百余名战士被活活血祭后。

剩下的这千余名白巫族族人,当然也要被圣火教予取予求。

哪知道,这一行在白巫族面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圣火教邪修,在楚凡出现后,却反过来变成了被随意鱼肉的对象。

也就是因为生死被掌控于人手,这些邪修才会如此听话的,去攻打那群明显像是楚凡众多手下布置的阵法。

尽管不知道楚凡修为具体是何境界,能将厉无心等人摆弄得团团转,至少也是厉无心口中所说的,金丹后期境!

“我白巫族虽说已以楚先生麾下势力自居,心甘情愿为他服务二十年,只是未立寸功,却又受他大恩难以为报,日后们必须时时紧记在心,不可或忘!”

身为大长老的央金,苍老的面孔最终看向了身后的几个白巫族高层,她已经没有几年好活了,只能提点其余族人。

说着,她的目光回到了蓝馨儿的俏脸上,突然笑了起来:“我族能有幸逃过此劫,主要原因,怕是因为馨儿是楚先生的红颜知己,馨儿,就算是为了白巫一族,也要把楚先生牢牢抓住了……”

想到圣火教这一行邪修,已是兵强马壮,仍不忘毁了信号塔,让白巫族无法求援,央金心有余悸。

这一刻,这位白巫族大长老,对蓝馨儿用定情刃与楚凡订下巫契的一丝小小不满,早已不翼而飞。

没有蓝馨儿与楚凡之间那神秘玄奥的巫契感应,白巫族就完了!

不提霞飞双颊,勉强支撑一族族长威仪的蓝馨儿,此刻她芳心所系的情郎,正在越长越茂密的大树树顶上飞掠而过。

楚凡的灵识,还在绝大多数元婴境强者之上!

施施然丢下厉无心等人与镇魔司的一百精锐列阵硬刚,在木屋中有蓝馨儿作陪,轻松喝着极品山茶之时,他的灵识,无时无刻不是笼罩于白巫族整个圣山。

厉无心等人乃是圣火教的邪修,这等修士素来是不讲规矩,惯于用阴谋诡计!

也就是被楚凡吓破了胆,才被迫当了镇魔司一众修士的磨石刀。

一旦发现难以破阵,而老实硬拼,最终会耗尽灵力被镇魔司方面剿杀,这些邪修定会心生念头另择它法。

果不出其然,与镇魔司精锐布出的地煞战阵对轰了小半个时辰,一众圣火教邪修终于按捺不住。

勾心斗角的结果,当然是厉无心更胜一筹。

这一刻。

白巫族驻地七八里外的一处山沟,沟边一棵近十丈高的香樟树树腰,一道黑色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牢牢粘在这棵香樟树的树干上。

这道黑色人影气息极度聚敛,离他头顶三尺处,就有一个两尺见方的鸟窝,一只雌鸟正叼着小虫,放进下方嗷嗷待哺的雏鸟口中。

丝毫没有意识到下方的变化。

左掌一晃,轻轻将一颗鸡蛋大小的高级疗伤丹药吞入腹中,这道黑色人影静静运转丹田中的灵力,没有丝毫异动。

这道黑影,正是圣火教四大护教长老之一的厉无心。

让十余邪修率先亡命而逃,这位邪心尊者发现,楚凡祭出的那把让他无比头痛的飞剑,并没有立刻出现,去追杀十余夺路而逃的邪修。

骗过了手下,同时也骗过了周烈的他,立时行动,机不可失,必然在让他无比忌惮的武盟盟主反应过来前逃生。

“应该逃出了那臭小子的追击范围了吧,呼……”

厉无心口中声音微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