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夏沫深深的明白了自己此刻就是个笑话,一个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她也笑了。

那双琉璃般美好的眼眸里流光溢彩,星光闪烁,似有水光。

荣利川眼眸一紧,就听到林夏沫说:

“是呀,与我没有关系,如果问的人是星光呢?是不是也会这么说?”

荣利川瞳孔剧烈的跳动着,里面窜出来火焰,他望着林夏沫的眼睛里在喷火。

“听到了我打电话?”

林夏沫没有回答。

她是听到了啊。

听到了他最大的秘密。

他心底喜欢的女孩是星光。

她很想要笑,只是眼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酸,有点刺痛的感觉。

嘴唇薄少女粉色眼影魅惑写真

但她二十岁了,早已经不是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孩子了。

“林夏沫,真的很奇怪。”荣利川望着林夏沫的眼神里充满了讽刺,好像在嘲笑她刚才的问题,“与陈星光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喜欢来干涉的人生,不是说了,不是我的粉丝,也不会拿我做偶像,那就正好,我沉入谷底,事业再也起不来,也称心如意,不是更好?”

“我没有想的那么狭隘,就算是不再是我的榜样和偶像了,可还是我曾经喜欢过的偶像,我自然不愿意看沉入谷底,就算是凉,我也希望我认识的那个荣利川是一个输的起,耐得住寂寞的艺人,从流量小生跌入谷底到无人问津,最后再从谷底爬出来,站在人生第二个之巅峰。

那样的荣利川才配做我的偶像,那样的荣利川,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我问会不会坚持就是我想要坚持。

可以当这是曾经的铁粉告诉的真心话,就这样而已。对就这样而已。”

她自嘲的笑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因为自己微笑而颤抖着,嘴角的弧度是如此的哀伤。

有点窒息般的难受。

荣利川没有走,他静静的听完了林夏沫的这些话,这些带着情绪的话。

两个人之间很是沉默,谁也没有继续说话。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几分钟,终于,还是林夏沫打破了这窒息般的沉默气氛。

她说:“两年前,我们那个意外的吻,还记得吗?”

荣利川脑海里快速的闪过,那个让他血流乱蹿的吻。

他当时的心情是慌张的。

“那个是主动的。”

“,想要怎样?”荣利川难得,有些结巴。

“虽然我知道对来说不算什么,可那是我的初吻。”林夏沫盯着他的眼睛,没有错过他眼底挣扎的光芒。

她嘴角的弧度更加的苦涩。

“所以,我想要忘记这件事,但我每次努力忘记的时候,都觉得很不公平,凭什么吻我?我没有允许。”

荣利川震惊的看着林夏沫,那双眸子里闪烁出惊愕的光泽,看起来又惶恐又惊惧。

所以,我打算吻回来。

说完的瞬间,林夏沫就一个转身,踮起脚尖,勾住了荣利川的脖子。

她也霸道而又强势的堵住了荣利川的唇。

几乎是瞬间,唇上的触感传达到荣利川的大脑皮层激得他浑身一颤,眼睛瞪大。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女孩的舌头已经闯入,霸道而又倔强的决绝。

完全是横冲直撞,没有丝毫的美感而言。

可,荣利川的心却跟着狂跳起来。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脑袋彻底短路了。

等到他回神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居然被一个女人给亲了,这个女孩子,他并不喜欢。

他立刻挣扎,快速的伸手去阻止。

可手臂却被林夏沫死死的拽住,压制的紧紧的。

他往后撤,脑袋都是往后的,眼底在喷火,那双眼睛表达着他被一个女孩强亲了的愤怒。

终于。

林夏沫在唇离开的瞬间,狠狠的咬了一口荣利川的唇。

一瞬间,血兴味溢出来,充满了彼此的唇齿间。

也是刹那,她松开了他。

她往后一退,那双眸子里闪过一抹汹涌的光芒,唇也是翻出蔷薇的色泽,鲜艳,红肿。

凝视着怒气腾腾的荣利川,她终于挑了挑眉,开口道:“我林夏沫的世界里,还没有人如此放肆过。”

他荣利川的世界里又何尝不是如此?

荣利川拧着眉头,脸色沉郁的看着她,低吼:“谁让这么做的?”

“荣立川。”林夏沫沉声道:“之前我允许放肆,是是荣幸。可放肆之后,却忘记了我姓什么,那是对我的侮辱。”

荣立川一呆,对于自己忘记她姓林,这件事确实很抱歉。

毕竟他确实没有上心,也确实对不起人家。

“所以刚才那个吻,就当我也侮辱回去,从此咱们两不相欠。”

荣利川的那颗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狠狠的钝痛了一下。

这疼,让他又瞬间的脑海里空白。

侮辱。

她在侮辱自己。

荣利川的心紧了又紧,难堪让他的双手禁不住的握成了拳头,手指的骨节发出“嘎巴嘎巴清脆”的声响。

林夏沫扬起唇角冷笑了下:“怎么?想要打我?”

荣利川抿紧了唇,那唇角有着淡淡的血丝溢出来,很疼,可也妖艳了唇角,平添了几分魅惑。

他紧盯着女孩的笑容,她仍然微笑着,丰润饱满的唇勾勒起一丝弧度,刚才的激动和愤恨以及看似复杂的情绪都在那双璀璨的眸子里不复存在了。

“好,我们两不相欠。”荣利川咬牙道。

林夏沫闻言,冷冽的唇角再度勾起来,一字一句道:“祝永远陷入谷底,爬不上来。”

说完这句话,她扭头就走,后背僵硬,转过身的瞬间,她脸上所有的冷漠都龟裂了。

她不知道,激将法管不管用,但她不想看到这个男人颓丧下去,不想看他没有斗志。

身后荣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后背。

该死的,她可真狠。

居然诅咒他。

他荣利川绝不是可以被人打垮的那种男人。

想要看他的笑话,绝不可以。

望着林夏沫离去的纤细的背影,荣利川抿了抿唇,眼神一转没有转,直到林夏沫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

他一低头,倒吸了一口气,被她咬的那个地方很疼很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