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不知波求仙子为何不与王兄一起过来?”明空子揶揄道。

“明兄有所不知,应该是波求…兄…”綦石立刻说道。

“什么?波求…兄?!”明空子假装一怔,眼睛睁得大大的。

王义正在泡茶的手一抖,茶液竟洒出不少…

“看书法!”

他袖子一挥,立刻收起茶具,闪到一边观看书法。

熊丙和綦石反应过来,也跟着观摩茶室之中的书法画作。

三人很快就被吸引,特别是綦石,他的道意本就融入书法之中,其“神魔杀戳”之道意还差点让李运中招。

正因如此,他也是第一个被李运的作品影响最深之人,很快就在一幅诗作中陷了进去,诗云: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明眸皓齿清纯美女纯纯的美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

綦石呆立在书法之前,心中泛起人生如梦之感,一切皆如白驹过隙,雪后飞鸿,犹如天地间偶然的飘蓬…

在冷落清秋的夜里,凉风吹打着庭院里的树叶,在空旷的长廊里发出凄凉的回响…

天涯同一月,相思两地情,遥望却不能相聚,修真界中太多的痛苦与无奈常使人陷入深沉的悲凉之中…

他整个人不停地微颤着,脸色凄惨,泪如泉涌,头上铁发竟有几缕慢慢变白…

明空子得意地笑着,因为他早已领教过这些作品的厉害,根本不敢再看,此刻看到綦石杯具的样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转向王义,发现他正在看一幅诗作: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

王义看着看着,仿佛看到一幅极美的山中景象,世外桃源,天色已暝,却有皓月当空;群芳已谢,却有青松如盖。山泉清冽,淙淙流泻于山石之上,有如一条洁白无瑕的素练,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多么幽清明净的自然之美…

竹林里传来阵阵歌声笑语,一群天真无邪的姑娘们洗罢衣服笑逐归来;亭亭玉立的荷叶纷纷向两旁披分,掀翻了无数珍珠般晶莹的水珠,那是顺流而下的渔舟划破了荷塘月色的宁静。在这青松明月之下,在这翠竹青莲之中,生活着这样一群无忧无虑、勤劳善良的人们…

这样一种安静美好,朴素纯洁的生活,可以让人远离修真界的喧嚣和险恶…

他脸上露出痴迷之色,已经深深地陷入画中这个美好世界,难以自拔…

明空子摇了摇头,再看熊丙,发现他似乎颇为闲适,在茶室中走来走去,随意停歇,摇头晃脑,不禁一怔。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竟能不被这里的道意所感染?”他心中暗思。

“明兄,这些作品还真是很难看清楚啊!”熊丙一边逛着,一边感叹道。

“哦?不知丙兄看到了什么?”明空子奇道。

try{d1('gad2');} catch(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