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听到楚凡的话后,曲筱筱的眼神一变,脱口问道:“你能破解乱心曲?

这不可能!”

这番话脱口而出后,曲筱筱明显有些紧张,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曲筱筱这才又恢复到了方才的镇静,只是睁大着眼睛看着楚凡,意外之色不言而喻。

“没什么不可能的,若真是心如止水之人,又岂会被这三两句琴声所慑。”

看着曲筱筱的样子,楚凡不禁暗笑一声。

还是太嫩了!楚凡这三言两语,明显是让曲筱筱自己乱了心神。

“不可能的,但凡是这世间之人,便有七情六欲,贪嗔痴妄,这乱心曲最厉害的地方,便是能引出人心底至深至恶的欲念。”

曲筱筱说着,目光看向楚凡时,颇有几分好奇的打量之色。

她之所以点燃凝神香,并非是因为方才的乱心曲会对楚凡有害,而是刚才力催动乱心曲,即便是以她金丹境的修为,也颇耗心神。

这凝神香,是她为自己点的。

否则,这堪比极品灵石的珍稀之物,曲筱筱平日可舍不得轻易动用。

所以,此刻她倍加好奇,眼前这个看似不过二十多岁的男子,就算再怎么妖孽,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便抵挡住了自己的乱心曲。

美女超唯美意境民族风写真

曲筱筱自信,就算是元婴境高手,在自己力催动乱心曲之下,也不可能像刚才楚凡那样如此镇定。

甚至曲筱筱还注意到,在自己走出屏风之前,楚凡似乎就已经清醒了。

也就是说,他很可能压根就没有受到乱心曲的影响。

这怎么可能?

这个猜测,几乎打破了曲筱筱的认知。

她当初可是亲眼见到这乱心曲在自己师父手中拥有着多大的威力,别说元婴,就算是化神、分神境的修士,也不敢说能在这乱心曲下做到分毫不乱。

楚凡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所以,我更想知道,曲姑娘你堂堂一介金丹修士,又为何会隐匿在这玉烟阁中,今夜邀楚某一见,只怕也是另有目的吧!”

没有理会曲筱筱那欲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眼神,楚凡再度笑道。

曲筱筱看样子,是不打算继续隐瞒了,这也正好,省得他再试探。

听得楚凡这话,曲筱筱眼中又冒出了一丝震惊之色,不过很快便又平复了下去。

“你早就发现了?”

曲筱筱反问道。

问完这话,她才觉得自己有些天真了。

能够在乱心曲下不受影响的人,楚凡又岂会是她想的那么简单。

莞尔一笑,曲筱筱索性是坐到了楚凡身旁。

“说吧,你是天音谷哪位长老门下的人?”

冷眼一扫楚凡,曲筱筱浑身灵力在四肢筋脉中涌动,似乎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要楚凡道出身份,她便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天音谷?”

乍一听曲筱筱此言,楚凡反倒是一楞。

这傻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有些误会?

“别装了,你费尽心思接近我,无非就是为了那天玄琴谱,说吧,你究竟是谁?”

看着楚凡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曲筱筱继续冷着脸道。

在她看来,楚凡定是在伪装。

只是,自己明明都已经显露身份了,对方若真是天音谷的人,怎么还会和自己装疯卖傻。

“看样子,曲姑娘是对楚某有些误会。”

看着曲筱筱神色变幻的双眸,楚凡虽不清楚其中关键,不过也晓得曲筱筱定是误会了什么。

“难道你真的不是天音谷的人?”

听到楚凡这话,更加确信了几分,曲筱筱开口追问道。

闻言,楚凡也是有些好奇,出声询问:“不知这天音谷又是何方势力?

莫非他们在找曲姑娘的麻烦?”

见楚凡这么一问,确实是对天音谷半点不知的样子,曲筱筱虽然皱着眉头,不过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真是奇怪,你长得如此模样,又有那般诗情才学,竟然并非天音谷出身,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拍了拍胸脯道,说到这里,曲筱筱忽然想起了什么,随后便又连忙将那首诗又拿了出来。

“这么说,你果真并非是想要接近我,才写的这首诗?”

曲筱筱惊讶道。

初见这首诗时,曲筱筱便对此诗一见情钟。

她酷爱梅花,这与她的身世有关,她自小将自己比作为梅,凌寒而开,虽受尽千般苦,可也不愿浑浊于世。

当楚凡这首诗出现在她眼前时,曲筱筱仿佛是看到了自己一般。

这首诗,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

那写诗之人,仿佛看到了她的过去一般,让曲筱筱生出一种知己之情。

可回过头来一想,如此佳作怎么可能会在那花魁大比中出现,那留恋这等烟花柳巷的人是个什么货色,曲筱筱自然清楚得很。

于是,她便怀疑起了这作诗之人的身份。

对方,是否早就了解过自己,所以才精心准备了这首诗,想要引自己上钩。

心中虽有这猜疑,但曲筱筱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见一见这作诗的人。

在她看来,能够做出这等诗词的人,必定也是惊艳才情之辈,兴许并非自己所想那样。

如今,她几番试探,这才确定楚凡果真并非要来害她的人,当下细想起来,一张俏脸霎时浮现出了一抹嫣红之色。

“我说过,这首诗并非是我所做,只是机缘之下从旁人口中得知罢了……”看着曲筱筱注视着自己的眼神变化,楚凡着实是有些无奈了起来。

他哪里还会看不出曲筱筱这个神经质的文艺女青年的内心变化。

虽然不清楚那天音谷到底是个什么存在,但在楚凡看来,至少这曲筱筱绝对不是个易与之辈。

红颜祸水,美人这种东西,可通常与祸水联系在一起,楚凡如今可没有心情跟曲筱筱谈天说地。

“罢了,楚公子若不想承认,我自也不敢为难。”

房间中,听到楚凡之言,曲筱筱神情间显得有些失落道。

“今夜楚某尚还有事,就不多叨扰曲姑娘了。”

不多废话,楚凡只觉得曲筱筱这样的美人,自己能远离就远离些,至少他已经试探出了曲筱筱的底,这女人绝对和孙正天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