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阳悠闲的躺在床上,细细回味着昨晚的旖旎。

虽然和秦瑶还没有突破最后一关,但经过昨天无伤大雅的误会后,两人的关系有了更进一步的升华。

这一点,还要感谢松井雄一的帮忙。

没有经过任何摩擦的感情,虽然看上去美好,但是却经不起考验。

松井雄一也算是给他们制造了一次感情升温的机会。

就在唐沐阳还沉浸在昨晚的温存当中时,手机突然接到一条短信,依旧是之前那个号码。

“鬼风寒修为重回巅峰,一月内将突破玄境。”

唐沐阳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

如果短信的内容是真的,那就有些棘手了。

鬼渊之前向他透露,古族的密藏的开启,需要灵韵的血脉和玄境的修为二者合一。

灵韵已经落入鬼风寒的手里,如果再让他突破到玄境,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唐沐阳立马起身。

夕阳下的活力少女

他现在需要先去找一趟薛蔓薇,不过不是以“唐沐阳”的身份,而是以“穆阳”的身份。

事到如今,他必须要冒一次险了。

……

复生生物科技公司,薛蔓薇一脸疲惫的回了办公室。

办公桌上堆放了厚厚一摞未处理的文件,顿时让她头大如斗。

靠在老板椅上,一阵阵倦意袭来。

薛蔓薇立马强打起精神,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却发现咖啡已经凉了,正准备起身去换一杯。

这时,突然从背后伸过来一只手,将一杯刚冲好的咖啡放在桌上,“喝这个吧。”

薛蔓薇心头一紧,立马回头看去,当看到那人后,顿时放松下来,“怎么来了?”

唐沐阳盯着她那双美目看了良久,“之前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他自认为伪装的很好,经过化生诀改造之后,连他自己都看不出任何马脚来。

但是薛蔓薇当时第一次见到他,就一眼识破了他的伪装。

薛蔓薇轻笑一声,“一个人,无论相貌如何改变,但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

唐沐阳更加疑惑,“比如说?”

薛蔓薇抬头看着他,“眼神、气质、举止、腔调……”

唐沐阳立马抬手打断,“行了行了,让一说,我怎么感觉处处都是马脚?”

薛蔓薇端起咖啡抿了一小口,淡淡一笑,“本来就是,也就是娄清羽之前没见过,否则一眼就能让穿帮。”

唐沐阳端起她刚刚喝过的咖啡,喝了一口,“为什么接近娄清羽?”

薛蔓薇见他居然喝自己喝过的咖啡,而且还是她刚刚用嘴碰过的位置,俏脸顿时一红。

“我没地方可去,恰好娄清羽愿意用我,我为什么不答应?”薛蔓薇再次恢复了平静。

“以的才华,不管到哪里都可以混的很好,根本没必要来找他,应该还有其他目的吧?”唐沐阳双目紧紧的盯着她,想要看出一丝蛛丝马迹。

“我在别的公司,想要坐到现在这个位置,可能需要很多年。但是娄清羽却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为什么要拒绝呢?”薛蔓薇一脸理所当然道。

唐沐阳见她一再否认,便掏出手机,找出那几条短信,“这些都是发给我的吧?如果真心在替娄清羽打工,为什么要提醒我?”

薛蔓薇接过他的手机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这些不是我发给的。”

唐沐阳见她还在否认,不禁笑了笑,“把手机给我。”

薛蔓薇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掏出来,递给了他。

唐沐阳用她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到了自己手机上,随即怔了一下。

竟然不是之前发短信给自己的号码。

“还有一个手机吧?把那个给我。”唐沐阳依旧不死心。

“我只有这一个。”

唐沐阳见她死活不承认,只好放弃,“那短信的事情先放下,之前为什么提醒我,宫家有问题?”

“我只是想借刀杀人而已,宫家当时是娄清羽很看重的一张牌,宫家不倒下,我就不会得到重用。”

唐沐阳眼睛微微眯起,“这么说,投靠娄清羽,是出于真心?”

“要不然呢?”

唐沐阳眉头微微一皱,“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知道,我父亲不就是做这个的吗?现在女承父业,没什么不好的。”

唐沐阳趴到她椅子上,近距离盯着她,“那应该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不怕我把抓起来?”

薛蔓薇没有丝毫退让,

“如果拿得出证据,随时可以来抓我。”

唐沐阳盯着她的眼睛,而她也同样直视着他。

两人之间间隔不到五公分,就这么对视着。

就在这时,唐沐阳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如果不是他听力过人,未必能够听得到。

没有任何犹豫,唐沐阳直接吻了上去。

薛蔓薇芳心一惊,慌忙挣扎起来。

这时,薛蔓薇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男人带着狐疑的目光走了进来。

当看到正激烈拥吻的两人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薛总……”

唐沐阳这才将薛蔓薇松开,然后装出一脸惊慌的样子看向那人。

薛蔓薇的反应非常迅速,立刻也装出慌乱的样子,“许助理,有什么事吗?”

那位许助理警惕的看了一眼唐沐阳,“薛总,这位是?”

薛蔓薇整了整衣服,做出一副强装镇定的样子,“这位是书法家穆阳先生,我们正在讨论关于书法的问题。”

许助理闻言,顿时干笑两声。

我信个鬼,有这么讨论书法的吗?

虽然心中腹诽,但还是立马镇定道:“娄先生刚刚打电话过来,让您今天晚上去薛府赴宴。”

薛蔓薇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许助理再次深深看了唐沐阳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娄清羽的人?”唐沐阳瞥了一眼那个许助理的背影,转身看向薛蔓薇。

“是。”薛蔓薇直接点头承认。

“看来娄清羽对还是不放心,还专门派人来监视。”唐沐阳一屁股坐在了办公桌上。

“他警惕性很高,除了他自己,他不相信任何人。”薛蔓薇说着,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来。

唐沐阳先是一愣,随即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嘴上的口红印,顿时尴尬的接过了纸巾,擦拭了几下。

薛蔓薇俏脸微微一红,别过了头去。

唐沐阳望着她这幅娇羞的模样,突然心中一动,“要不,我做男朋友吧?”

薛蔓薇神色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