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飞扬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东西,朝着面前的韩帝炫耀式的晃了晃。

   这个小玩意很常见,不是什么稀罕物。

   正是手机。

   “虽然我不是对手,但是我一个电话就可以调来比更强的人来。这个世上,往往不是谁的拳头大说了算,而是谁能够掌握那些拳头大的人说的算的!”

   “很不巧,我就是属于后者!”

   范飞扬虽然一身狼狈,但是此刻的他装逼到极致。

   虽然他这么装逼,让很多人心里不爽,周围围观群众都感觉到范飞扬很恶心。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范飞扬确实有那个资本。

   然而,有一个人则是因为范飞扬露出奇怪的表情。

   这个人就是韩帝。

   他原本打算出手惩戒一番范飞扬,然后找几个人将范飞扬给关进牢里去。

   至于杀掉范飞扬,这倒是不必要了。

   爽朗笑容苹果头少女午后悠闲时光

   街上人多眼杂,那么多人拿着手机拍摄,若是露出血腥的一幕,则是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韩帝倒是好奇,能够比他更强的人,是什么人?

   这堂堂的上京四大家族之一,范家。

   啥时候还有这等存在的人物?

   范飞扬盯着眼前韩帝默不作声,还以为韩帝感到害怕了。

   他脸上的笑容更加得意了。

   “当然,如果不想要将事情闹到这一步的话,可以向我表示的诚意,或许我心情好能够宽恕一次呢?”

   范飞扬扬着头颅,好想他是皇帝一般,恩赐着下面的子民。

   韩帝看着范飞扬,摇了摇头。

   “我可没有宽恕。”

   听见这句话,范飞扬脸上的笑容霎那间消失!

   冰冷重新在他脸上浮现。

   “,说,什,么?”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盯着面前的韩帝。

   如果不是因为前几次的交手,让范飞扬对于韩帝产生了忌惮的心理,他有些感觉不是对面“流浪汉”的对手。

   否则,范飞扬才不会费嘴皮子,还搬出他的背景来镇压对面。

   倘若对手害怕了,那范飞扬也算是完美处理这件事。

   不过,现在韩帝的回答泯灭了他最后的一丝念想。

   “我说,我打算对略施惩戒。”

   韩帝重复了一遍他之前说的话。

   听到这里,范飞扬气极而笑,朝着韩帝猖獗的大声喊道。

   “哈哈!”

   “那大可以试试,我范飞扬就站在这里,有本事就来对我略施惩戒啊!”

   “敢动我一下,就是在和整个上京范家为敌,将会受到范家最严厉的报复!”

   “不来,就是孙子,怂逼!”

   范飞扬愤怒的吐出这些字,然后朝着韩帝的方向慢慢的抬起手,狠狠的竖起中指。

   “呸!”

   韩帝随口吐出骨头架子,淡漠的眼神盯着面前的范飞扬。

   上前。

   抬手!

   张开五指!

   劲风!

   巴掌的黑影扫过!

   一阵清脆的响声!

   右手收回。

   重新将手放进全家桶之中!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韩帝上前朝着范飞扬轻松的甩了一巴掌。

   全程时间不超过一秒钟!

   围观人群,哪里有比韩帝实力更强,或者说勉强追上韩帝一两个境界的,根本就没有。

   他们完全看不清楚韩帝动手。

   唯一能够感觉到就是眼前一阵黑影迅速的飘忽而过!

   随即而来的清脆响亮,巨响无比的巴掌声!

   一瞬间。

   范飞扬感觉自己的左脸被钢铁抽中一般,他的整个脑袋晃荡成浆糊。

   身体直接脱离了控制,脖子猛的歪扭,带着身子也一同惯性的歪扭。

   范飞扬的双脚直接离地,朝着顺时针的防线开始旋转!

   他的整个人直接被这一巴掌扇到腾空!

   身体在空中竟然翻了几圈。

   砰!

   最终沉闷的声音响起,范飞扬面门朝下,身体前面紧紧的贴着地面。

   他整个人摔的七荤八素,身体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范飞扬完全没有反应地时间。

   他甚至都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范飞扬的记忆都变得混乱模糊,一时半会都望了痛觉是什么东西。

   直到他左脸变得红肿,青紫,最终留下了淤血。

   他的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来,左脸紧紧贴在地面之上,在眼前的地面上,还有几颗被扇飞出去的牙齿,沾染着唾沫和血液。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原本繁华无比的街道,按理说无时不刻都能听到来自城市的喧闹声音。

   但是在这一刻,仿佛一切按下了暂停键。

   所有人盯着眼前这一幕。

   他们都表现出来相同的模样。

   睁大双眼,长大嘴巴,瞳孔惊愕,身体凝固,满脸写着难以置信!

   范家的范飞扬,竟然被一个“流浪汉”,一巴掌扇飞空中,翻了两三圈,然后如同死狗一般重重摔在地上?

   最鲜明的对比,此刻韩帝仿佛眼前一切和他无关一般。

   正在端着他的全家桶,悠哉悠哉的品尝鳕鱼味道的汉堡。

   “咳!咳咳!”

   终于,死寂一般的场上出现了第一个声音。

   正是从范飞扬口中发出的痛苦声音。

   他整个人意识模糊,肿胀的脸颊蔓延全脸,他的双眼此刻都睁不开,看着眼前的世界就是眯着的一条缝隙。

   “救,救我......”

   范飞扬的声音虚弱无比,但是靠着最近的那些围观群众还是听清了范飞扬口中的话语。

   这些人脸上皆是露出复杂的神色。

   “天呐,这个不是传说之中的超级纨绔二代,范飞扬吗?传闻在上京之中,只要他范飞扬欺负别人,哪里有别人敢动他啊?”

   “谁知道呢?可能今日踢到一块铁板了吧!这个流浪汉,真的是一个单纯的流浪汉吗?虽然看他长发蓬头的模样,但是其身上的气质还是十分的独特啊!”

   “这个流浪汉惹上大麻烦了!范飞扬不是最难对付了,最麻烦的是范飞扬背后的范家啊!如今范家是上京的四大家族之一,而范家的族长,也是朝堂之中鼎鼎有名的尚书之一啊!”

   “流浪汉,赶紧离开这里吧!走的越远越好,倘若范家的人来了,那么就真的走不掉了啊!”

   “......”

   人群之中,也有好心人给韩帝提出建议。

   不过,韩帝并没有将这些建议放在心上。

   上京范家,作为新晋的四大家族,韩帝对于这个范家了解并不多。

   他倒是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家族,竟然能够纵容如此纨绔二代在街上如此强横。

   倘若不是他及时出现,那么乾象和远穹,是否就要被他活活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