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临近中午,但街道上依然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正值十月,天气还是比较凉爽的。

城市干道四通八达,沥青马路两旁栽种着不少叶色青翠的棕榈树和香椿。

庭院中则植有郁郁葱葱的鸡蛋树,婀娜多姿的细叶榕,颜色艳丽的朱蕉等。

雷恩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法罗兰王国的宜居城市和旅游城市,这个地方也颇有意思,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口或阳台上,都摆放着花盆。

鸡冠花,彩叶草,红掌,龙舌兰等花卉争奇斗艳,令人目不暇接。

“是个适合陶冶情操和养老的好地方,可惜了,这里当年差点成了王国的首都,但终究是地理位置差了一些。”

老比尔瓮声瓮气的说。

雷恩点点头,征服者威廉没选择故乡建都也是有原因的,地理位置确实不佳。

威尔顿市北面有个小森林,南面是鸟不拉屎的普格尼平原,东面有法罗兰第二大淡水湖──莫尔湖。

地形过于复杂,不适合当作一国的重心,当年被威廉一世赐予同乡好友威尔顿作为封地。

不过现在威尔顿公爵家已经有点没落了,降为威尔顿伯爵家,只有城市东面靠近莫尔湖一带还是家族的封地。

事实上,法罗兰王国现在已经没有真正的实地公爵家族了,如索顿侯爵家族,已经是王国最顶级的贵族。

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

当然,没有封地的宫廷贵族、荣耀贵族中,倒是有水货公爵或亲王,人类的爵位可不是完全依照实力来的。

不过,本世界贵族若想保持爵位不降,对家族中的超凡力量有硬性要求。

雷恩和比尔闲聊着,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一处别致的庭院中,这里是比尔的家。

“老板,在这稍等一会儿,半个小时后,我就把他们带来。”

老比尔是个办事利索的人,刚说完,便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雷恩环视了一下周围的花草灌木,找了个石凳坐了下来,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本书。

《安尼恩游记》,这是凯瑟琳的藏书,并没有在市面上出版过,也没有作者的署名。

不过可以确定,这是个强大的超凡者所著,故事基本发生在第五纪中后期。

“537年,我来到了夕洛沙漠,这里方圆数十里,一如既往的寸草不生。

我想想,大概有一千五百年了吧,当初太阳君王大卫在这和三位黑暗君主交手,彻底改变了这里的地貌。

沙地里,依稀还能感受到太阳之炎和几种特殊的黑暗力量在流转,残留不散。

这才是顶级强者啊,我感觉自己虽然要强过卡罗,但比大卫还差了一些,不过,我还年轻,是个青葱少年,迟早天下无敌……”

读到这,雷恩脸皮一抽,只感觉写这本书的人口气越来越大,已经把牛皮吹上天了。

他很喜欢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不少隐秘的东西,大大开阔了他的视野。

但那个作者有时太自恋了,口气嚣张得不像话,什么顺手宰了一位黑暗大公,圈养一只狼人公爵当看门狗,一不小心就轰塌了一座八百米的大山。

总之,这位爷拽到没朋友,反正雷恩是不太相信他这么牛逼,故意没留下名字,估计是怕被后人嘲讽。

正当他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时候,老比尔回来了,身后跟着四十几号人。

“这位就是老板了吧,挺俊俏的一个小哥,要不要到姐姐怀里来。”

悠扬婉转的声音传来,一位穿着黑色紧身衣,身材高挑的女人走到了雷恩面前不远处,美眸好奇地打量着他。

卧槽,好球,起码34D了吧。

雷恩目光一凝,把书放下,他首先注意到的不是女人那张俏丽的脸,而是她饱满的胸。

没办法,太壮观了,紧身衣都勒不住,反而愈发突出,生平仅见啊。

心中龌蹉,雷恩面上依然稳如老狗:“美女,走路小心点,多注意脚下。”

“什么?”

脸上有点错愕,穿着紧身皮衣女郎疑惑道,她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雷恩耸了耸肩膀,一本正经地说:“以你的规模,会挡住脚下的视线,很容易摔倒。”

咯咯!

身材火辣的女郎娇笑了起来,似乎觉得有趣,伸出手,想上来摸一下雷恩的脸。

“贝茜,严肃点!这是老板。”老比尔看不下去了,呵斥道。

比尔好像颇为威望,切了一声后,贝茜没有过于放肆,后退几步,和两个男人并排站在这群人的第一列。

雷恩这才有空打量了一下这群人,年龄应该都在30岁以上,基本都是干了十年左右的雇佣军后,选择退役,成家立业和改行。

他微微感应了一下,大多是一阶超凡者,有八个二阶超凡者,三阶超凡者,只有贝茜。

比尔咳嗽一声,介绍道:“这些基本是我带过的人,也和我一同执行过任务,从业时间全超过6年,经验丰富……”

他赶紧推销了一波,没办法,这群人如今都是问题人物,连给人当保镖都难以胜任。

老板并不是什么人都要,如果完全不符合要求,会被刷下去,没有工作的话,天知道这群惹祸精会干出什么事来。

“让他们都自我介绍一下。”雷恩淡淡地说。

老比尔点点头,先是把一叠资料递给了他,然后眼神示意第一排的那三个人,这三人实力最强,战绩也很漂亮。

“利奥,你先来。”老比尔咳嗽一声道。

名为利奥的男人上前一步,他脸庞瘦削,身材修长,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一副黑社会的装扮。

关键是,他手里还捧着一本书,审视了一下雷恩,他翻开书本,清了清嗓子道:

“我是利奥·安德森,一个文艺青年,爱好,喜欢诗歌和,富有爱心……”

“停停!”

雷恩制止了他说下去,瞥了一眼手中的资料,揶揄道:“你难道戴着墨镜看书吗?”

资料显示,利奥有严重的暴力倾向,退休后的两年内,多次因打架斗殴被拘留。

文艺青年更是扯淡,他都35岁了,而且,身上有种煞气,绝非良善。

利奥闻言露齿一笑,笑容十分灿烂,一旁的老比尔心中一咯噔,完了,这货要放飞自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