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有这种事,真是谢天谢地,好在郑小姐没事。那贾天集团的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要去报警抓他们去。”说着,唐语嫣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经历过那种可怕的事情,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又再次发生。唐语嫣实在不敢再次回应那种可怕的事件,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白天羽看着唐语嫣那紧张生气的样子,连忙安慰劝说道:“语嫣,听我说,这件事警察已经在接手了。至于后续如何处理,我们先等一等,如果不能确切证据,到时候让那贾武飞逃脱的话,我会亲自收拾他的。”

“可是,天羽,这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不能让去——”

“放心吧,就算他贾天集团的人再怎么厉害,我白天羽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我现在就是在等待警察所查出来的证据,等到证据确凿后,我会亲自动手让他付出应有的报应。”

唐语嫣随后说道:“嗯,那若是见了郑小姐,一定要帮我转达歉意。最好是有机会的话,我想请她坐一坐,吃个便饭,向她道歉。”

“好,我知道了。”

“那天羽,我想去查房,也辛苦一天了,没什么事的话,就休息吧,有我在这里担着没事的。”

说着,唐语嫣就拿着东西,开始带着人进行查房。而白天羽看着手头上没什么事,就来到药方准备查看一些中药材。哪知道,刚来到中药铺,正好遇到一位熟人,正是自己班长于晓楠的亲哥哥于宏伟。

当即白天羽跑过去,对着于宏伟打招呼道:“大哥,怎么来了?是来看我们班长的吗?”

于宏伟一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忙转身一看,见来人是白天羽,顿时笑道:“是啊,今天过来找小妹有些事。”

“对了,大哥,给那两家公司承接业务,还习惯吗?有没有什么问题。”

花海中的和服少女

于宏伟笑着说道:“能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早些年我就是跑大卡车的,现在负责快递运输,比以前不知道好多少倍。而且还是给两家大公司进行运输业务,简直轻松的太多了,我打算努力加油干他一年,然后把房贷给填补上。”

白天羽听后忍不住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到时候大哥没有了房贷的压力,辛苦个一年半年的,赚点钱买一辆车。以后这出去啊,要车有车,要房有房,要工作有工作,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说不到就凭借大哥一副吃苦耐劳、踏实勤快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追求的。”

听了白天羽的话后,于宏伟冲着白天羽咧嘴一笑,好似之前离婚的阴霾,早已经云消雾散。只见于宏伟对着白天羽说道:“兄弟,谢吉言,我一定会努力的。”

说完,于宏伟看了一下手机时间,然后说道:“好了,兄弟,我要赶快回去开门送快递了,要不然今天会耽误的。小妹正好在里面工作,去找她吧。”

送走于宏伟后,白天羽就直接来到中药铺,在和于晓楠闲聊几句后,就给于晓楠提供了一些药物名单,让于晓楠帮忙寻找一下。

给白天羽寻找了一些中药后,看着剩下缺少的药材,于晓楠忍不住好奇问道:“天羽,这上面常见的中药都有。只不过所要的这百年人参、千年灵芝,医院里怎么可能会有呢,就医院里的这些东西,大多都是人工饲养的,不可能有这么多年份的。再说了,要这些东西做什么,这些可都是很珍贵的啊。”

白天羽微微一笑道:“没事,我就是在研究一些病症,想要自己试着配一些药方。对了,班长,父母身体康复后,现在还在工作吗?”

只见于晓楠摇头叹息道:“唉,怎么说呢?原本我也不想他们二老这么辛苦的,可是他们知道我哥离婚后,心情很不好。埋怨自己两口子没本事,挣不到钱,所以害得我大哥离婚了。所以两人就不知道找的谁,给安排了一份环卫保洁工作,每天起早贪黑,就为赚那一点钱。”

“环卫工?那他们二老,在哪条街道上扫地,我每天跑来跑去的,也不知道有没有见过两位老人家。”

“在东岭街那一带扫地,说起来也惭愧,我怎么劝说也没用。每次他们都说,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要是一直在家没事做,还会闷出病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好了。这扫街真的很辛苦,但我和我哥,也知道他们两人也是想要为家里多挣一点钱,为我和我哥减轻一下负担。”

白天羽听后点了点头,对着于晓楠说道:“班长,不用担心了。以父母这样善良的人,以后肯定会有好报的。好了,我不和说了,我要出去一趟了。”

等到白天羽拿着自己的中药材离开后,便前往停车场。自己一会有事要做,正好可以顺便去一趟那里,临出发之际,白天羽默默地念着这个地址道:“东岭街——”

开着自己的宾利SUV后,白天羽便一路直朝着东岭街驶去。东岭街可以说是弯月市中部的一个老城街,因为曾经是弯月市最为繁华的地带,所以人流量特别密集,城市生活垃圾的出现率也是非常高。

要知道环卫工作是一份十分辛苦的工作,一般鲜有人能够胜任这一份工作。这个工作多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中老年人,或者是下岗找不到工作的人员,年轻人几乎是没有人做。

而且环卫工人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工作时间十分长,要一直不间断的持续着。平时工作的时候,最怕遇到那些素质低下的人。比如随地吐痰,一路上边吃瓜子边丢瓜子皮,吸烟乱扔烟头,或者是牵着宠物随地大小便的。

由于东岭街范围不算小,而且人流量密集较大,白天羽开着车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两人。于是便把车停靠子在街边的公共停车位,摇下车窗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希望能够发现自己要找的人。

就在这时,从前面拐角处突然出现一辆环卫三轮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