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当仙魔石碑被林昊一拳打碎之后,这仙魔字体中的血迹,就重新融化开来,此刻正在慢慢重新变为液体,相信过不了多久,这座石室就会被鲜血填满,进而化作一道血池!

百里云烟扫了一眼那碎石,目视整个石室,片刻之后定定的道:“是林昊!”

不会错,绝对是林昊!

她对林昊的灵力波动十分熟悉!

此刻这石室内剩余的灵力气息,便如林昊一掌碾死阎鬼骨灵时一般,甚至可能更强!

林昊的灵力,充满了湮灭狂暴。

不出手则已,出手,则对方必死!

如此狂霸的灵力气息,绝对就是林昊那个家伙,不会有错!

后方,一帮百里家族的长老闻言微微缩了缩瞳孔,要知道,那第一关试道心,可绝不是那么好过的!

他们其中不少长老,都跟百里云鹤一样,数次尝试挑战,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可是林昊,他竟然早就已经度过了第一关?

甚至此时还已经直接闯过了第二关!

眉目流转妍丽清纯美女户外写真图片

不,不对,这哪里是闯过第二关?这根本是彻底毁了第二关!

“那,大姐,以你之见,林昊和那个红裙女子,现在去了哪里去了?”

百里云鹤疑惑看向自己姐姐,他对林昊不熟,所以根本无从感应林昊的术法波动。

只是哪怕是百里云烟这种真仙境的强者,这一刻也不由得皱紧了眉头,一双玉臂交叉盘在胸口,半晌之后,她才猛地抬头,看向了石室的顶上!

这座石室并没有天花板,抬头看上去,便如同是在地窟中望向深渊一般,根本看不到尽头!

“尔等跟我走!”

百里云烟没有犹豫,立刻便是带着众人朝着石室上方冲去。

因为那些碎石上的血迹所融化而成的浓血,此刻已经快要染满了整个石室的地面,要不了多久,这处石室恐怕就会被浓血填满,到时候他们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而在这座没有任何出口的石室内,除了往上,还能有什么办法?

而就在百里家族众人冲上石室之上时,后边的澹台家等七个势力也都纷纷赶到了石室中来。

也在这时,就在石室的顶端之上,一身魔袍的林昊早已携着红裙少女,脚步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之上。

只是令人惊讶的是,从那石室之内飞掠上来,这处地方,却好像是一座修者的洞府!

入目的东西,一座石床,一道看书的石案,外加一座已经腐朽的彻底烂掉的木头置物架,除此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这洞府的大小,简直连地下的那座石室都不如。

简陋至极!

而通往地下石室的出入口,则不过是这座洞府中的一个井口,直径不过一米多。

林昊回头看向身后的井口,静静思量。

他也记得,当他打碎石碑时,那石碑上仙魔字体中的血迹,立刻便开始重新融化成真正的浓稠血液。

难道说,那地下的石室,其实根本就是个井底。

而这座井,曾经充满了血液么?

直到这时,林昊才终于注意到那井口之上似乎篆刻着什么字。

他立刻走进过去,拂去井口边缘的灰尘,可惜这井口上的字太过古老,他根本看不懂。

倒是他身后的红裙少女,这一刻却忽然手指点着下巴,轻声念道:“枉死井……”

“林昊大哥,这口井,我御灵宗的古籍之中有记载!”

“哦?”林昊看向少女。

少女似乎得到了林昊的认可,急忙红着极美的俏脸道:“不错,我御灵宗,乃是万年以前的老祖师,偶然得到了一本古籍,然后根据那古籍中记载的功法,所创立的一门宗门!”

“那本古籍我看过,其中就曾提到了枉死井。”

“据说,这枉死井乃是仙界的一口井,三界六道之内,所有死于修者之手的人的血液,都会流入这口枉死井中……”

“这是什么说法?所有被修者所斩杀的人,难不成都是枉死?”

林昊冷哼了一声,便不想再关注这口井。

然而少女却急忙道:“根据那本古籍的记载,据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地之间是没有什么仙的,也没有什么……魔。”

红裙少女小心翼翼看了眼林昊,跟随了林昊这么久,她哪能不知道林昊是什么身份?

就算不知道,听了那五大古族对林昊的叫法,她也大概能猜出来了。

这位令她憧憬无比的男人,他赫然是修魔之人!!

而见林昊没有什么反感的样子,红裙少女急忙继续道:“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是没有什么枉死井的,因为从没有人死在修者的手里,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地之间出现了修者,出现了远超普通凡人的修者!”

“这些修者掌握天地之力,如同神明一样屠杀凡人。”

“故而,也就有了这口枉死井,汇集所有死于修者之手的人的鲜血……”

“只不过那古籍上说,这口枉死井乃是存在于仙界,跟许多仙界的如升仙门等神圣之物并列,是哪怕仙人都不敢亵渎,乃至要去守护的重宝!”

“这口井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红裙少女喃喃自语,回头看向枯井。

林昊也看了眼枯井,但所谓三十三天域的仙界之物,对他来说意义不大,更何况,无论这口井多么神异,此时,它终究是被埋葬在了这里,而且还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变成了一口枯井!

不过此时一想,也就怪不得那仙魔字体上,为何会有那么浓重的杀气了!

那哪里是什么杀气?那乃是怨气!

所有枉死之人的怨气!

毕竟,那字体之上的血迹,恐怕便是这口枉死井内的所有浓血凝聚而成!

但即便那样又如何?

林昊哼的一声,没有再看枯井,转而看向这座洞府内的其他物品。

这座洞府内除了石床石案和腐朽的置物架外,另还有一个不起眼的石碓。

但是现在,林昊却忍不住投过去目光,然后走了过去。

拂袖扇去灰尘,这个石碓立刻清晰的出现在眼前,却见这石碓围成了一个圆形,中间一个凹槽,其中刻画了许多令人看不懂的符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