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不能出面,不然,显得我兄长他很没有诚意!他捅的篓子,得让他自己去解决与承担!”

沈灵珠及忙出声制止道。

冷星辰虽然想要促成沈鹤与阿莲的婚事,但听到沈灵珠如此一说,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他说道,“灵珠说得很对!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这件事,就只能由你自己出马了!”

冷星辰本想着自己的一顿不可避免的责骂,竟然因为沈灵珠的出现,柳儿连一句责骂他的话都没有。

他回去后,前思后想,提起笔来。写了一道圣旨。对那位大人的家眷进得了赦免。

写完后,命人去宣了旨。将其家眷召回京城,并将其没收的府邸归还。

冷星辰办完了这件事情,心里轻松了许多。至少他可以睡个安稳的觉了。

苏妃听说柳儿回宫了,急忙来向柳儿请安。

柳儿看到苏妃如今已是身怀六甲,安慰了几句,让人好生地伺候着苏妃。

苏妃下去后,柳儿对春花与小谨说道,“这次,你可得留心了!决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

春花与小谨同时答应了。

俏皮眼神撩人心弦

沈灵珠匆匆地回到了营帐。

阿莲问道,“你可见着陛下了?”

沈灵珠喝了一大口的水。

“见着了,不过,她的心情不是很好!”

沈灵珠庆幸自己去得真是时候,让冷星辰逃过一劫。不然,不知道会什么样的结果。

阿莲笑了笑,“你呀,可真是个人精!时候可真被你掐得准!不知道,你如此费尽心思为星辰”开脱,他知道否?”

“知不知道,有什么要紧?重要的是,大家都相安无事!不能再给陛下添堵!

不过,经过此事,希望星辰他能吸取教训!”沈灵珠说道。

唤心一掀帘子,“姐姐她回来了吗?你怎么汪带上我呢?”

“你要见陛下,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段时间,估计陛下的心情不是很好,你就暂时不要去找她了!”

“嗯,我知道了!”唤心善解人意地说道。

“我兄长他也回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与陛下一道回来的!这次,总算是定下心来了!”

沈灵珠喜孜孜地说道。

阿莲一副事不关己地说道,“陛下回来了,那我娘她也回来了?”

“对呀!”沈灵珠回答道。

阿莲一阵风似地跑了。

春花对柳儿说道,“我回一趟冷府!”

柳儿手中的笔顿了顿,“我有小谨在就好!你忙你的吧!”

春花回冷府去了。

小谨看到柳儿的神色有些暗淡。

“姑娘,听说星辰他已经下令,将被斩首的大人其家眷召回京城来!这说明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你就不要与他计较了?”

“如果真是他自己意识到的,那就是孺子可教!如果他是因为别人提醒的,你觉得他下次,会不再犯相同的错误吗?”

柳儿本打算要好好地训斥冷星辰一番的,因为沈灵珠的出现,让她才没有发作。

小谨当然知道,肯定是沈灵珠为冷星辰出的主意。不然,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态度。

“看来星辰只听得进沈灵珠的话!”

“嗯!”柳儿何尝不清楚。

她写了一封信,让小谨为她送给沈灵珠。并且,此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

小谨秘密地将此书信送到了沈灵珠的手里。

沈灵珠看完了书信,对小谨说道,“烦请姑姑转告陛下,我沈灵珠向她保证,日后,凡是能在君王面前谏言的,我绝不退缩!

至于能否达到效果,那就不得而知了!我只是尽全力而为之!”

小谨匆匆地走了。回到皇宫里,将沈灵珠的话,对柳儿说了一遍。

柳儿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至少有了沈灵珠,冷星辰不会错得很离谱。

第二日,沈鹤便上朝来参见冷星辰。

冷星辰一脸的笑意。

并当即亲口封了沈鹤为左宰相,与樊清共同撑朝政大权。

对于沈鹤,大家是众望所归。因为他的身份本就特殊,是国舅的身份,加之自身才华横溢,让许多大臣不得不服。

樊庸来见了柳儿。并再次提及辞官一事。

柳儿思量了许多。

“樊大人既然心意已决,本王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你为了大云国殚精竭虑,让我内心一直很感激!

抛开我们的亲戚关系不说,我们还是挚友,我从来就没有当你是个臣子!

如今星辰年轻,许多事情,不知轻重,请你不要介意!

但我一个要求,你可以赋闲在家,但不能离开京城!

花夭与余妃这两个魔头一日不除,对你们来说,都是一种威胁!

如果你们出城去,我恐鞭长莫及啊!”

面对柳儿的一番肺腑之言,樊庸颇为感动。

“好,一切都听从陛下的安排!”

于是,樊庸真的辞了官,一直赋闲在家。

冷星辰原本以为柳儿不会答应樊庸的请求,可没想到,柳儿竟然应允了樊庸辞官的请求。

出乎了他的意料。

自从沈鹤时朝为官后,除了战事,所有的大小事宜,冷星辰都会征询沈鹤的意见。

对于沈鹤,冷星辰从来都是虚心地讨教,从来都不会质疑。这样,几乎没有出过任何的差池。

而樊清一门心思地扑在战事上。其它的事情,他倒鲜少过问。

小谨仔细向柳儿说了冷星辰的近况。

柳儿的心情大好。看来,沈家兄妹还真是冷星辰的支柱与良药。

阿莲对春花说道,“娘,你就不打算上少林去瞧瞧小舅父?”

“瞧他做什么?瞧他那一副没有出息的样子?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春花有些恼怒不已。

“可是,小舅父他内心脆弱,也是需要安慰的呀?”

“反正,他眼里早就没有把我这个当姐姐的话放在心上,才会有了今日的地步!不见也罢!”

阿莲看到春花执意不肯去见冷漠尘,也不再劝说了。

“莲儿,如今沈鹤已经步入了正轨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春花突然想起阿莲的亲事来。

“娘,沈鹤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平凡之人,当然他有风光的时候!

只是,树大招风,别看他现在在无限风光,但难保日后会怎么样?

我不喜欢跟着这样的人,承担风险。

还是找一个平凡的人,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好!不必为谁担惊受怕的!”

“莲儿,你此话说得很对!只是,你说的可都是些真心话?”

春花狐疑地看向她。

阿莲别过脸去,“娘,当然是真的!”

她可一直都没有忘记过,沈鹤怎样把她拒之门外的。

“好吧,但愿你说的都是真的,日后不要后悔!”

春花叮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