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光感到非常的心虚,很明显顾好阿姨一定是看出来了自己跟顾萧墨吵架了。

刚才回来进门的时候,顾萧墨一句话都不说,阴沉着一张俊脸就上楼去了。

这样的情景,任谁看了都会怀疑的。

陈星光也感到非常的无奈。

想到他在风老爷子的别墅中说的那些话,陈星光到现在心里还有些难过,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冲动了。

刚才不应该那么冲动,鲁莽的就答应了顾萧墨。

明明之前大家都说的好好的,无论如何都得等到这个春节之后,可是顾萧墨忽然又变卦了。

这样的决定可以说是有些的阴晴不定了。

是什么情况让顾萧墨变得如此,陈星光心里不知道,但是她觉得一定是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所以让他这样决定。

一丁点的余地都不留,仿佛之前的恩爱都是一场虚无,男人绝情的时候就是这样。

可是陈星光觉得顾萧墨并不是绝情的人。

他应该是有他自己的难言之隐吧。

娇艳惊人清新小美女海边唯美写真

如今被阿姨看出来,两个人闹了点别扭,陈星光的心里很是歉意。

看着顾好阿姨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低垂下眼睛,不敢正视阿姨的眼睛。

“星光,要记得对自己好一点。”顾好也只能这样地开口,希望这个心理容易自苦的女孩子能够坚强一些。

“阿姨,我很好。”陈星光轻声的开口道:“您不要挂念我,我现在的生活真的特别的幸福,有您和风叔叔关心我,有萧墨和大家关爱我,我真的觉得非常的幸福,也非常的心满意足。”

“这个孩子呀,总是这么的懂事,我知道担心我,怀着孕不想让我操心们的任何事情,但是阿姨也得告诉要是萧墨欺负啊,一定要跟阿姨说,知道吗?”

顾好不忍心看陈星光这么的伤心,这孩子明明心里已经心事重重了,却还是一直在自己的心里隐忍着,什么都不说。

那多难受呀,顾好都担心这样闷久了陈星光会闷出病来。

一个人的心里藏着太多的心事,总有一天会承受不住的。

顾好也是担心星光闷在心里久了会抑郁。

毕竟这孩子从小的遭遇就很让人难过了。

陈星光还是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抹浅淡的笑容,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变得平静很多,也抬起了眼睛看着顾好。

她以非常恬静的态度面对顾好,微微笑着,这样看起来更加的坚强了,也更加的让人心疼。

“阿姨,您就放心吧,我真的挺好的,我和萧墨说好了,明天去看一下她。”陈星光道。

一提到她,顾好瞬间就明白了,说的是陈清韵。

顾好一怔。“已经决定了啊,明天就去吗?”

“嗯。”陈星光用力的点点头。“而且萧墨说了,陪我去。”

“那当然应该陪去了,这小子要不陪去,看我不打他。”顾好是一百个支持星光。

陈星光笑了笑,觉得自己如果再跟顾好阿姨说下去的话,肯定会露馅的,因为她脸上的神情已经有一些紧绷了,她担心自己绷不住了。

“嗯,他一听我去看她,先开始不同意,但后来还是同意了。”陈星光扯了扯唇:“阿姨,您先休息吧,我上楼去准备一下,明天一早就去看她。”

“嗯,好,上去吧,需要什么的时候就跟管家说,别客气。”

“好的阿姨。”陈星光很快就从顾好的房间离开了。

看着陈星光关上了门,顾好在房间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什么话都闷在心里,现在大概是满肚子的委屈没有地方说吧,瞧她跟萧墨进门的时候,那种疏离的态度,就知道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这两个孩子还真的是学坏了,竟然在自己的面前演戏。

顾好拿起电话给风熠宸打了个电话。

“现在在书房吗?”

“嗯。”风熠宸应了一声,赶紧问道:“老婆,怎么了?”

“赶紧回房间来,我有事情要跟说。”顾好说完都没给风熠宸人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风熠宸被挂断了电话,也是愣了下,就赶紧起身从书房回来。

推开门的时候,他看到妻子靠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看那样子满脸愁容的。

风熠宸立刻就紧张起来,急匆匆的走到床边坐下来,望着顾好关切的开口道:“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哪里不舒服?”

顾好摇头:“我除了累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可能星光和萧墨两个人不是很好。”

“刚才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不是挺好吗?”风熠宸觉得只要是两个人表面上还维持着这种关系,就说明两个人舍不得分手。

既然舍不得分手,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是一种很快乐的风熠宸式的哲学。

“两个人吃饭的时候还装的挺好的,回来的时候都已经懒得演戏了,说好的两个人出去散散步,结果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而且儿子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上楼去了,丢下星光在楼下很是尴尬。”顾好说着叹了口气,“我跟那孩子聊了两句话,她都快要哭了。”

“是吗?”风熠宸微微蹙眉,这是没事找事啊,感觉时时刻刻都谈爱谈崩的感觉。

“我差点沉不住气就直接问了星光,但那孩子死活都不肯说自己的委屈,我也不忍心再问了。”顾好更是着急:“所以我才着急把叫回来,跟商量一下。”

“什么好商量的?”风熠宸觉得孩子们都已经大了,这种事情打人也不方便再问什么。

“该怎么帮帮他们呀,难道就这事不管吗?”

“静观其变了。”风熠宸道:“我不是说了吗,两个人都需要冷静一下,他们想要不说话冷战一下也没什么坏处,毕竟安静下来的时候,人才会想起来问自己的内心。”

顾好一下子冷静下来了。

“说的也是。”

风熠宸认真的看着妻子,语重心长的开口道:“所以现在首要的任务是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其他的,交给我,我来远远的观望着他们,放心吧,不会出事。”

“远远的观望?”顾好皱眉。“打算怎么远远的观望啊?很担心星光会跟萧墨提起分手。”

“先别这么好奇,目前为止都还维持着良好的秩序,我们都不要打破这种秩序。”风熠宸道:“如果有人打破的话,我再出手也不迟,说呢?”

星光点点头。“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放心吧,一有什么风吹草动,我立刻告诉。”

“关键问题是现在顾萧墨摆了脸子就上楼去了,连句话都没说这情况很不对。”顾好看到了,才会这么担心。“都不知道星光跟我说话的样子,简直都要哭了,还强忍着看,她那样,我心里挺不忍的。”

“没事。”风熠宸安慰道顾好:“苏锦来了,他冷着脸,大概是气的吧,也别这么担心,他们都大了又这么聪明。”

风熠宸觉得妻子可能是怀孕的原因,再加上是高龄产妇,所以总是患得患失的。

这要是换了以前的顾好,一定能够排解开。

“我只是觉得星光可怜。”顾好叹了口气。“不想我们的儿子辜负了星光这样一个可怜的女孩子。”

“我明白。”风熠宸握住了妻子的手:“萧墨也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儿子,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顾好也这么想,可是还是忍不住会担心。

陈星光回到了楼上,在门前犹豫了很久,才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屋里没有开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陈星光吓了一跳,伸手打开了灯。

这一开灯,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顾萧墨站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夜色一动不动的。

那背影很是孤单和落寞,他周身都仿佛被黑暗笼罩。

无法言说的滋味在心头涌动着,陈星光难过极了。

她在门口站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屋里的气氛十分的安静,整个气氛仿佛都被冰封住了。

犹豫了下,陈星光走了进去,她拿起来皮箱,开始整理衣服。

她把衣服叠好,放在了皮箱里,一件件的填充进去。

顾萧墨始终没有回头,玻璃窗里可以映照出来陈星光的身影,以及她的每一个动作。

看着她一件一件的衣服收拾好,他心如刀绞。

终于,他忍不住了,转身朝着陈星光走去,一把拉起来蹲在地上整理东西的陈星光,把她撅住,低头亲了下去。

汹涌澎湃的吻袭来,陈星光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