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瞳杀人时不喜欢大张旗鼓,更不喜欢弄的人尽皆知,如若不是江瑞杀他之心太过于强烈,叶瞳最多只是会教训对方一顿,但杀了对方,叶瞳心中也是没有什么悔意。

叶瞳的速度很快,在一栋栋阁楼顶部弹跳起落,片刻后便冲进远处的一片密林中,事情已经不能善了,叶瞳心底的杀意也被彻底激发,沅陵和沅崇两人必须死,否则一旦他们离开,通知江瑞背后的势力,以后势必会有麻烦。

“嗖……”叶瞳深入密林千米,借助一棵可参天古树作为掩体,很快便消失在沅陵视线之内,随后,他停在一棵参天古树后面,静静等待着沅陵追来。

“人呢?”

沅陵眉头紧锁,敏锐的眼神不断观察着前方,速度也减缓一些,江瑞被杀,他并不是伤心,而是担心没办法向江瑞的父亲交代,会受到严厉惩罚。

“八十米!”

“四十米!”

“十米!”

叶瞳躲避在树后,通过生死簿判断对方的速度,与自己的距离,当只剩下最后十米的时刻,叶瞳悄无声息的抽出了一把匕首,如同鬼魅般的身影仅仅踏出四步,便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沅陵身侧。

“噗……”

匕首刺进沅陵的右肋,下压时刻撕开一道十几厘米的口子,而星梭也在顷刻间没入沅陵的体内,在叶瞳操控下,一阵搅动,然后随着叶瞳瞬间暴退,星梭也从沅陵体内窜出,被叶瞳收回。

“怎么可能……”

气质美少女乌黑长发纯白毛衣碎花长裙私房写真图片

沅陵的脸庞扭曲起来,撕心裂肺的疼痛差点让他惨嚎出声,脚步趔趄时刻,血流如注,肝胆外露,就连几根肋骨都被匕首撕开断裂,对先天境界的修炼者来说,这还不算致命,如若抢救及时,还能有几分保住性命的可能性。

但是,星梭射进沅陵体内后,那一阵疯狂搅动,粉碎沅陵的心脏,摧毁各条血管,就连肺部都被洞穿,可以说,除非大罗金仙出手相救,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老二!”沅崇带着已经没了呼吸的江瑞赶到时,沅陵的身躯轰然倒地,气绝身亡的他,眼睛瞪的滚圆,仿佛不敢相信即将死亡的事实。

“混蛋!”沅崇睚眦欲裂,随手把江瑞的尸体丢在一旁,箭步窜到沅陵身边,确定弟弟已经死亡后,他胸膛燃烧起愤怒的火焰,带着满腔的杀机,朝着叶瞳逃离的方向追去。

后方,十几位打算看热闹的修炼者,怎么都没想到气势汹汹追杀叶瞳的沅陵,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便被杀死,一时间他们纷纷停下来。

“他的气息,应该没突破到筑基期,但杀人手段,却狠辣强悍,将来成长起来,恐怕会是为狠角色。”

“别追了,这种热闹不看也罢,省的招惹到麻烦。”

“那年轻人眼生,以前从未见过,看他年纪不大,是哪里冒出来的修炼天才?”

“混乱之地落雁门的人,胖子是落雁门江朝峰的独生子,另一个是先天九重境界的护卫沅陵,那个年轻人如果没有深厚背景,恐怕麻烦了。”

“江朝峰就在这座岛上,半个时辰前我便看到他在东墨殿出售物品。”

“回去吧……”

十几人纷纷开口,然后又打量了地上的两具尸体,纷纷朝着来时的路返回,一般的热闹他们愿意凑,但这种级别的厮杀搏命,说不定就被卷入其中,他们修为强横,但也不愿意轻易招惹麻烦。

“大哥!”黑武赶到两具尸体附近后,转头看向身旁的常瑭,说道:“叶瞳不是先天九重境界吗?那些人的议论,你也听到了吧?追杀他的这个高手,也是先天九重的高手,怎会如此快的被他反杀?”

“叶瞳当初杀死历氏兄弟,那手段你又不是没见到,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被他瞬间袭杀一人,另一人也毫无还手之力,所以他现在能轻易击杀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没有什么好不意外的。”

“他就是个怪物,还未突破到筑基期,就已经如此强悍,将来突破到筑基期,恐怕他的敌人都要倒霉了。”常瑭抬头看向叶瞳消失的方向,停顿了一下后,再次说道。

“没错,幸亏咱们不是他的敌人。”黑武完赞同这番话。

“走吧!跟上去。”常瑭已经意识到,接下来的厮杀,叶瞳不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就在两人刚刚离开后,两道闪电般的身影便迅速赶到,当他们看到江瑞和沅陵的尸体后,两人俱是流露出愤怒神色。

“费师弟,你去通知江师兄,我继续追过去,干杀咱们落雁门的人,必须要让他付出惨痛代价。”满脸胡须,身材魁梧的大汉厉声说道。

“好,注意安。”

前方密林中。

叶瞳像是壁虎般趴在十几米高的树身上,通过生死簿探查着沅崇与他的距离,已经随时做好祭出星梭的准备。

沅崇发现叶瞳的身影消失后,速度顿时减缓大半,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他已经猜测到,老二沅陵是死在叶瞳的偷袭中,而非正面被斩杀,他心里充满怒火,但却没有丧失理智,感知外放,周围哪怕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被他察觉。

忽然,沅崇转身朝着后面看去,顿时看到两道身影从后面尾随而来,而且他确定从未见过这两人,手中的长刀指向两人,沅崇厉声喝道:“滚过来。”

常瑭和黑武面色一变,他们不确定叶瞳还在不在附近,但沅崇杀气腾腾的模样,他们却看得清楚。

“我们只是好奇,所以过来看看。”黑武距离对方还有百十米的时刻,急忙摆手叫道:“我们不会碍眼,马上就走。”

“滚过来!”

沅崇飞身而起,朝着两人扑去。

数十米外,叶瞳眼神里流露出几分怒意,他万万没有想到,眼看着沅崇就要靠近自己,可常瑭和黑武却突然出现,以至于他设伏的计划破产,而且,在这个时候,满心愤怒的沅崇找不到自己,恐怕暂时会把怒火发泄在常瑭和黑武头上,极有可能会出手击杀他们。

“咻……”

叶瞳没再迟疑,既然没办法轻易袭杀沅崇,他只能直接与之搏杀,毕竟与常瑭和黑武相处一段时间,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人在自己面前被杀。

“哼……”

沅崇察觉到后面传来的气息波动,手中的长刀瞬间举起,在身躯腾空扭转的时刻,朝着叶瞳闪电般劈出一刀,他素来精明,叶瞳此刻突然不再躲藏,让他意识到这突然出现的两人,应该和叶瞳有些关系。

叶瞳体内的元气疯狂运转,澎湃的气息在他身上爆发,手臂紧握长剑,冲刺间闪身躲避,避开那凌厉的一刀,剑影连绵不绝。

“你必死!“

沅崇恨极了叶瞳,身躯一边躲避,一边进行反击,两人的身影不断腾空,又不断落下,周围的枝叶被气劲波及纷纷飘落,而附近一些参天大树,也有十几棵轰然倒地,砸起一片尘土飞扬。

“你是我见过最忠心的奴才。”

叶瞳暂时放弃使用星梭,右手长剑连连闪烁,左手则掐起法印,随着四面八方的水元素快速凝聚,两道水流上下翻飞,一些飘落的树叶被两道水流席卷,就仿佛鳞片一般。

“法术?你怎么能使用法术?”

沅崇露出几分错愕,稍不留神便被一道水流抽打在手臂上,如若没有落叶,纽带般的水流最大只能在他手臂上抽打出一条鲜红的印痕,带给他些疼痛,但水流中融入落叶,瞬间把他的手臂切割的一片血肉模糊。

叶瞳眼睛一亮,他操控着水流,并不是有心把落叶卷入其中,但落叶卷入对沅崇造成的伤害,却让他猛然醒悟,自己以前那般运用法术,是何等的粗劣。

两道水流翻飞抽打时刻,不断贴近地面,一颗颗尖锐的石子纷纷被席卷起来,密密麻麻仿佛是形成的石链。

令沅崇露出骇然神色,他一边抵御叶瞳的剑招,一边躲避两道水流的抽打,尽管如此,数十个呼吸间,他已经遍体鳞伤,衣衫破烂,鲜血染红衣服,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从血水里捞出来似的。

“混账东西!”

就在此刻,一个满脸胡须的魁梧大汉,风驰电逝般赶到,当他看到沅崇凄惨的模样后,顿时面色勃然大变,随着一声愤怒的咒骂,他的目光从附近的常瑭和黑武身上扫过,祭出一把飞剑,朝着叶瞳射去。

“飞剑?筑基期强者?”

叶瞳面色一变,身影迅速躲避的同时,两条水流交叉朝着沅崇抽打而去,速度更快更猛,而叶瞳手里的长剑,则顷刻间脱手而出,直刺沅崇的面门。

沅崇发现落雁门长老赶到,顿时流露出激动神色,但叶瞳忽然爆发的恐怖杀招,却让他瞳孔收缩,瞬间抬刀挡住射来长剑的时刻,身躯也被两道水流抽打中,其中被抽打的地方,正是他的脑部。

“噗!”叶瞳虽然躲避过飞剑致命的一击,但后背上依旧被划开一道血痕,伤口很浅,不过后背衣服依旧被鲜血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