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林大爷,您要走?”后边的牛三顿时睁大眼睛看着林昊,林大爷可不能走啊,他才刚刚抱住一名界王的大腿,结果这位界王就要把大腿抽回去??

林昊回头瞥他一眼,摇头道:“走是不会走,以后在这船上,我还是钱明,但,绝对没有什么林大爷了,听清楚了吗?”

说着话,林昊的身形和面容,就已经再次变成了那钱明的模样。

牛三呆呆看着林昊的变化,咕嘟咽了口唾沫,心说这就是界王的手段??

然后急忙朝着林昊噗通一声跪下,口称绝对做到林昊的吩咐,天打五雷轰,谁透露出去半个字谁就是孙子!

林昊早已习惯了他发誓,随手拂袖,回去魔虎长老那里,眼看着牛三几人,将那整整四大坛尿酒灌进魔虎长老嘴里,没灌完的,也直接倒了魔虎长老一头,这才算是平顺了心里那股被这老东西暗杀的气。

“算走运!”

林昊最后看一眼瘫倒在地上的魔虎长老,转身便回去了船舱内,他要回到那杂役舱的小房间里,继续休息,静等伤势爆发的一刻到来!

“雪镜万里烟波,湖光应许山色。”

半日后,林昊盘膝坐在杂役舱房间的床上,他方才试着运行了功法,足足将一身灵力运转到了六成,丹田与静脉,才重新出现了那种酥麻之感,若提升到七成,恐怕就会产生撕裂剧痛!

可是,预料中的伤势爆发,昏厥过去的情况,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甚至,他浑身上下,根本连一点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真是奇怪了,难道我越是全力运功,伤势反而会好转的越快?”

林昊皱紧眉头,差点就想要再次全力运转功法来试试,但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别那伤势没有爆发,他反而贱兮兮的去非要让那伤势爆发,万一真的爆发了,他一个人昏厥在这船舱里,出了什么岔子可就玩完了。

“雪镜湖……”林昊偏头看向窗外,此刻,吴家的这艘小船,已然来到了雪镜湖范围内,从船舱的窗户望出去,便能看到一大片一望无际的雪原。

当然,这并非是雪原,而乃是结了冰的湖面,这冰,恐有数丈乃至几十丈厚,而落在冰面上的积雪,也怕是同样有数丈,乃至数十丈厚。

如此一来,此时的雪镜湖,一望无际,看上去,简直就如同一个平坦的大雪原。

此刻,林昊手里正攥着那枚禁区边缘地带的地图玉简,关于雪镜湖的东西,他一早就从这玉简里看过,也曾从吴圆圆,以及牛三那些人的口中,听说过。

这雪镜湖,原本曾是雄踞这里的一座修仙大宗,即便是放在整个画界大陆,也是能够排的上名号的巨型宗门。然而,几十万年前,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如此强盛的宗门,一夜之间就只剩下了一座废墟。

而即便只剩下一座废墟,这雪镜湖内残留的弟子长老,也依然支撑着雪镜湖,一直到万年以前,画界大陆第一道防御阵线崩裂,整个第一道防线到第二道防线之间,广袤的区域,全部化作禁区边缘地带,到那时,这雪镜湖,才算是真正的彻底没落了。

也是从那时起,这雪镜湖,就慢慢变为了每年试炼中,修者最喜冒险之地,因为在这个地方,往往能够发掘出来一些雪镜湖宗门的遗迹,有人发掘出来了功法,有人挖出来了灵药,还有人,曾于此地得到传承!

整个雪镜湖,每年都几乎要被洗劫一遍,渐渐地,此地凶险变少,也就被界王联盟,立为了一处固定的试炼之地,专门提供给,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前来试炼,能够通过雪镜湖试炼的,便有资格,前往其他被界王盟固定的试炼之所,寻求更大的造化机缘!

而且即便是到了如今这个年代,万年过去,那被洗劫了上万年的雪镜湖,至今,都还每年都有人从中找到一些稀罕物,甚至不乏堪称造化之物!

“雪镜湖,雪镜湖……同样的名字,不同的命运。”

“一个,是画界之中的强盛宗门,虽然已经没落,但毕竟曾经辉煌过。”

“一个,却只是地球上,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之地的小小湖泊……”

林昊收起手中的玉简,他曾想过,这雪镜湖,会不会跟地球上的雪镜湖有什么关系,但最终否定了这个想法,毕竟这画界,不过是星空天极宗十大太上之一的画老所创造出来的世界,与地球相去甚远,这两个地方,除了名字相同,怎会有什么联系呢?

而此刻,小船已然到达雪镜湖范围,再过不久,便会到达此处试炼之地的起点。

正想着,房门忽然被咚咚咚的敲响,接着外边就传来牛三委屈至极的声音。

“林大爷,救命啊,小姐非要找到,我等快要被折磨的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牛老三就要跳船逃命了!!”

“……”林昊抬手拍了拍额头,两个时辰前,被他送回到顶层船舱的吴圆圆,就从昏厥中醒了过来,而且一醒过来,就立马全船的找他。

牛三自然是按照他的吩咐,告诉吴圆圆说他早已经离船而去,但是这家伙,平日里编瞎话一套一套的,可是面对吴家少主或者吴圆圆这等主人,说起谎话来就变得磕磕巴巴,面对吴圆圆的追问,他直接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样一来,就让吴圆圆认定了,他还没走,定然还留在船上,说不定就是易容成了某个杂役或者护卫。

于是,吴圆圆便开始从全船的人之中甄别起来,刚开始还只是将所有人召集到一处,但因着之前跟北寒家有一战,死了几个护卫杂役,所以就算人少了,牛三也能糊弄过去,但紧跟着,吴圆圆便开始一个一个的审问。

第一个审问的就是牛三,将那牛三单独提到后甲板上,受伤的小翠小莺充当打手,照着牛三就是一顿打。